当前位置:书迷楼>都市言情>婚痒> 第一百零二章 大结局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一百零二章 大结局(1 / 1)

苏沫被吻得七荤八素,昏天黑地的。昨晚上说什么都是她中了药,可现在清醒过来,这么亲密的姿势让她心尖微颤,有些不习惯,可奇了怪的是她一点也不反感,还有些……依赖。

宫子儒摸着摸着就起了反应,把苏沫压在身下,大手开始不老实起来。伸进去摸着她平坦的小腹,在苏沫的呻吟声中一点点往上……

好在他惦记着苏沫的身体状况,忍耐住没有再继续。一本正经地拿出一套黑色内衣,一件及膝的淡黄色裙子,要帮她穿上。

“你放下,出去。我自己穿。”苏沫本来想要自己穿,毕竟浴袍里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。可是宫子儒抬起她的下巴,“你昨天太累,不方便穿。”

苏沫看着他,蓝眸特别真挚,把这样的话说得如此冠冕堂皇,还调侃自己,估计也就只有他了。不过她确实觉得大腿根发软,没什么力气。

宫子儒不等苏沫回答,褪下她的浴袍,拿起黑色内衣就帮她套上。苏沫不满地咬着嘴唇,殊不知这个小动作就让宫子儒欲火上涌。

“小狐狸,你再勾引我,我可保证不了会发生什么事。”苏沫一愣,这男人,明明是他自己精虫上脑,偏偏说她勾引他。

苏沫想要反驳,结果直直地对上他那双蓝色眼睛,看得她眼眶里热热的,心里烫烫的。宫子儒自然地吻了上去。

磨磨蹭蹭得终于穿完了衣服,裙子衬托得苏沫身材秀美,一头栗色长卷发平铺在后背上,宛如一只小精灵。

宫子儒眼里毫不掩饰对她的赞赏,搂住她的腰往外走。可是苏沫走的特别慢,她觉得大腿软绵绵的,好像不是自己的了,虽然感觉不到疼,可是下面却是涨涨的。

大概是发现了苏沫的异样,宫子儒将她横抱起,不顾苏沫的惊呼,有些后悔的语气,暧昧地说道,“下次我轻点。”苏沫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,听了这话只觉心里甜丝丝的,脸上的红晕偷跑出来,便将脸埋进他肩膀里。

就这样一个身材高大,宛如天神的男人抱着一个娇小可人的女人,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一步步走向门外。

任凭外人议论也好,羡慕也罢,宫子儒目不斜视,而苏沫则是安稳地靠在他肩上,仿佛整个世界都与他们两人无关。

这一幕都落在了暗处的一个男人眼里,他一脸阴郁,胸中闷得几乎发狂。可是看到苏沫那样幸福的眼神和姿态,龙瑾天闭上了眼睛,紧握着的拳终于松开,他终于懂得强扭的瓜不甜,也许这对她是最好的归宿。

苏沫本想要问蒋怡欣和邵丽的下场,可是宫子儒绝口不提,每次都是摸着她的脑袋,只说让她不用操心。她好奇得很,直到凌若白有一次说漏了嘴,邵丽被龙瑾天喂了黑道上最厉害的春药,和发了情的野兽关在了一起,听说连完整的尸首也没有留下。而蒋怡欣则被卖到了非洲某个地方,每天要做的就是接客,想要寻死好几次都未果,还有专人看守,怕是这一辈子也回不来了。

苏沫哑然,她一向对人对事有恻隐之心,可这次却没有心软也不觉得这两人的下场有多凄惨。如果那天她没有获救,下场凄惨的人就会是她自己。既然邵丽和蒋怡欣做得出伤天害理的事,就应该去承担这些后果。

至于徐安,听说300万的巨额高利贷让他不得已去做了牛郎,而徐母发现徐山明口口声声说着爱她,结果在外面明明是早已有了妻儿,徐母那天接到个电话,寻着徐山明妻儿的住址追了过去,大闹一场。徐山明把妻儿护在身后,美其名曰“我也要传宗接代”。徐母于是大骂着“负心汉”,把徐山明赶了出去。大概是看透了人生,徐母还掉了金器,找了一份清洁工的工作,剩下的时间专心照顾自己的儿子。

时间一天天过得很快,因为关琳熙的婚礼将近,苏沫这个唯一的伴娘也忙得如同陀螺,各种购物。再加上宫子儒每天对她的“悉心呵护”,她很快就把自己被绑架的事情放在了脑后,毕竟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,所以她有什么好纠结的呢?

直到有一天,苏沫突然接到龙瑾天的电话,问她想不想知道宫子儒对她为什么那么好。苏沫愣了神,当天就收到了一堆资料,才知道自己的初夜正是被宫子儒夺走的,她心里满是苦涩,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宫子儒,于是走出了宫子儒的家,她需要想清楚。

当宫子儒匆忙赶到家里的时候,生怕苏沫已经离开了自己,就像是两年前一样。直到听见厨房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,他才不敢相信地移步过去,看到那熟悉的娇小身躯,宫子儒那一刻竟然有想哭的冲动,冲上去就抱住了她。

苏沫回身,她说,子儒,不管发生过什么,人生实在太短,我,想珍惜你。

等关琳熙的婚礼真的如期而至,在A市豪华的酒店举行。苏沫穿上了粉色的伴娘礼服,还是抹胸的,她很少穿这种,不过关琳熙当时非说这件好看,把她的胸部凸显出来,那纤腰不堪一握,原话是“我家沫沫真撩人!”

南森的伴郎本来是凌若白,可是宫子儒临时抢走了,因为他的小狐狸当伴娘,他怎么可能让别人做伴郎呢?于是凌若白便蹲到一旁画圈圈,满是怨气。

新郎绅士有礼,新娘桀骜不驯,伴娘岁月静好,伴郎熠熠生辉。这样的组合让在场的年轻男女们几乎垂涎三尺,甚至有女人当场晕了过去。

婚礼进行得很顺利,苏沫有些不安地看着观众席,担心季岩会来闹事,可是据说季岩只是托人送来了一份礼金和礼物,苏沫这才放心地舒了口气。

收回了目光,苏沫才看到对面的宫子儒一直在看着她,喂,这家伙要不要这么明显,今天可是南森和关琳熙的婚礼啊,他这么看着她会忘记流程的吧!

眼里闪过一丝嗔怪,可是等到新郎新娘交换戒指的时候,宫子儒却是一点不含糊,反倒是苏沫自己有些手忙脚乱的。

看着自己的好闺蜜找到了属于她的幸福,苏沫心里真的特别高兴,不仅红了眼眶。以前她和徐安的闹剧婚姻,让她觉得真心相爱的两人能够终成眷属是一件催人泪下的事情。

婚礼举办得很是盛大,仪式结束后,南森带着关琳熙离场,而宫子儒也拉着苏沫,想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做点事。

结果苦逼的凌若白就被留下来应付敬酒了,怎么好事没他的份,这种苦差事都找上他啊!没天理,等以后有机会的,他一定要好好报复一下宫子儒不可。他的雄心壮志刚下完,就被无数递上来的酒杯淹没了,南森和宫子儒得罪不起,哪能放过凌若白?

酒店楼道里。宫子儒毫不羞涩,将苏沫抵在墙上狠狠地吻着,今天在场的男人们都在看他,这让他十分不爽,为什么伴娘服这么短,还露出胸前白乎乎的坚挺,这么妩媚?带着点惩罚意味的吻越来越深,苏沫无力地捶着他坚硬的胸膛,“别在这里……”

蓝眸充满着玩味,宫子儒邪邪地笑了笑,“这么等不及了?”不过理智却占了上风,他可不想小狐狸这么娇媚的样子被别的男人看了去,拉着苏沫便进了套房。很快里面就充斥着两人的喘息呻吟……

等关琳熙的婚礼结束,宫子儒便带着苏沫去了S市治疗。苏沫倒是无所谓,时间一长,反而觉出无痛症许多好处来,再说这种病也急不得。

而宫子儒的妈妈环游的时候顺便来S市探望自己的儿子,和苏沫一见如故,苏沫则是很惊讶宫子儒的妈妈真的长得很年轻,看上去只有30出头的样子。听说了苏沫的病,宫子儒的妈妈当即给她介绍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中医,听说是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。

宫子儒还是更偏重西医,不过苏沫觉得中医可行,便央求着宫子儒答应。老中医觉得这个病针灸最好,虽然不舍得苏沫扎针,但是苏沫却很坚决,纯粹是死马当成活马医,能试试就试试,万一治好了呢?宫子儒只得答应。

半年后,苏沫的针灸已经停了一个月。这天苏沫正在家里弹钢琴,忽然觉得头晕,昏倒在了地上。等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宫子儒那双焦急的蓝眸。知道苏沫晕倒时,宫子儒正在开集团会议,立马丢下高层追了过来,还把医生们全部恐吓了一遍,直到苏沫醒来,他的心才回到原位。

“小狐狸,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?”他问道。

苏沫撑着坐了起来,摸着后脑勺,“这里有点疼……”听到这话宫子儒愣了愣,疼?他压制住心里的狂喜,“小狐狸,你刚刚说……疼?”

苏沫一脸不可置信,伸手在自己脸上狠狠掐了一把,几乎落泪,“我知道疼了,子儒,我知道疼了!我的痛觉回来了!”

两人相拥在一起,要知道,这半年来的生活简直是痛苦。每天苏沫要针灸,宫子儒都心疼得要死,好在她不知道疼,可是他看着比自己受伤还疼。

这时候医生拿着诊断书,战战兢兢地走过来,刚刚被宫子儒凌厉的作为吓得不轻,“宫……宫先生,苏小姐的病症我们查出原因了……您看,苏小姐怀孕了。”

苏沫先是愣在病床上,而后反应过来,喜极而泣,眼泪挂在眼眶里。还没来得及看清宫子儒的表情,就被他举了起来,对上那双蓝眸,不禁感叹,真漂亮!

第二天宫子儒向她求婚了。没多久苏沫就收到了一份大礼,是一条嵌满钻石的婚纱。只是盒子上的一个图案引起了苏沫的注意,似乎很眼熟。苏沫其实早已不在乎那一纸文书,如果两人真心相爱,有没有那张结婚证意义不大。而两人貌合神离,就算被结婚证强行绑在一起,也是不会幸福的。

阳光下,苏沫与宫子儒手牵着手,她的手放在小腹的位置,一对对戒显得很是明亮。他们对视着彼此,仿佛望进彼此的灵魂深处。相濡以沫,未来的一切谁也说不清楚,可是认定了的人,这一辈子,下一辈子,都想要永远在一起。

END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