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书迷楼>都市言情>佳人有点毒> 番外之另一个故事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番外之另一个故事(1 / 1)

阳春三月,桃花堆满枝桠。阿紫靠在桃花树干上,看着眼前深深浅浅的红,只觉头晕眼花。

她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,可还是背靠着树干坐到草地上。

去年冬天时,贺王妃嫌弃公主府的地龙烧得不暖,让她们一家三口搬回贺王府,而且这边的护卫都是父王亲自挑选的,比在公主府更安全更可靠。

阿紫也挺想回到她从小长大的明珠苑里住的,所以便拖家带口回来了。墨子寒对住在哪里从不计较,而且衙门里事情多,阿紫住在娘家,还能有贺王妃陪着她。

可事与愿违,墨子寒和阿紫住进王府不过五天,就知道上当了。

贺亲王和贺王妃带着最小的两个儿子离开京城了,把偌大的王府交给了女儿和女婿。

而且他们说得很动听,云涵、云泽和云鸿都在国子监,两三个月才回来一次,不用你们操心的;云潮和云清我们带着走,更不用你们操心。你们只要照看好府里的花花草草就行了。

刚开始,阿紫很兴奋,住在娘家还没有人管着,想想就开心。

可接下来她就发现上当了,她娘是把她当成管家婆了。公主府里只有她们一家三口,也没有什么事,是不用她操心的,但王府却不同,世子和几位郡王都有自己的院子,且都有不同的**母、驻府西席、太监、侍卫、丫鬟婆子,甚至还有陪他们玩的小厮。虽说他们都不在府里,但这些人却是一个不少。

大大小小的事都要由王妃操持,王妃不在,那就是她这个长女来做了。

阿紫从早忙到晚,有时好不容易盼到墨子寒的休沐日,两人在炕上多滚一会儿,都会有丫鬟隔着门要对牌。那场景,别提多别扭了。

“公主,寿娘子就快来了。您撑住,要不就靠在奴婢身上。”

她头晕,靠在树干上,小丫鬟们全都吓坏了。她们侍候公主的时间并不长,也没有经过什么风浪,看到公主这个样子,都已六神无主。

阿紫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她只是想来折上几枝桃花而已。怎么就忽然头晕眼花了呢。

寿娘子一路小跑着过来,跪在草地上给公主把脉,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,笑着道:“恭喜公主,这是喜脉啊。”

阿紫吃了一惊,仔细一想,小日子好像是没有来。父母一直盼着她能给轩辕家族生下男丁,墨子寒虽未明说,可也挺想要儿子的。

她当日生下荻姐儿时,都从墨子寒眼睛里看到失望了。那人估计在想。你们家那么能生儿子,怎么到我这里就不行了。

阿紫也想过,等到荻姐儿稍大一些,再给她添个弟弟,可没想到,荻姐才周岁,她就又怀上了。

阿紫有些沮丧,她没有她娘生孩子的癖好,她只知道她只有十七岁,却已经要当两个孩子的娘了。

“去衙门里给驸马报信。让他今天早点回来。”

其实阿紫也有喝汤药,只是汤药太苦,她有时不想喝,也就没喝。

知道公主没有大碍。方才吓傻了的小丫鬟们这里全都来了精神,扶了公主回到明珠苑。

荻姐儿由**娘抱进来,伸着小手让娘亲抱抱,**娘却担心累到公主,没让荻姐儿过来,气得荻姐儿哇哇直哭。

阿紫不忍心。还是接过荻姐儿,荻姐儿倒也乖巧,自己坐在炕上啃布娃娃。

阿紫靠在迎枕上发了好一会儿呆,直到墨子寒匆匆忙忙进来,她才有了精神。

“我有了,是你的。”阿紫冲口而出,然后她就看到小丫鬟们用帕子捂着嘴强忍着笑,而她的驸马,脸上如同四季飘过。

高天漠死了,这孩子当然就是你的了。

把所有人都打发出去,连荻姐儿也让**娘抱走,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了,墨子寒这才脱下官袍,穿了件家常道袍,上了炕,靠在阿紫身边,柔声道:“怀了孩子是好事,你怎么不高兴了,说给我听听。”

阿紫扁扁嘴,带了哭腔:“我会不会像娘亲一样,不停生下去?”

墨子寒凑到她的耳边,悄声安慰:“一儿一女便好,不必生得太多。”

阿紫破涕为笑,还是自家夫君最好了。所以她很大方:“那就生两儿一女吧,两个儿子,你和高天漠每人一个。”

是啊,至于女儿嘛,公主殿下可没把握多生一个。

墨子寒叹口气:“他已经不在了,你就不要总想着他了。”

阿紫低着头,小声道:“你让我听听他的声音......”

墨子寒觉得这世上没有比他更别扭的人了,有时他真的很吃醋,是他自己的醋。

“乖了,我在呢,一直都守着你。”墨驸马终于屈服了,于是高天漠来了。

阿紫嘤咛一声,扎到他的怀里,扭着身子蹭着他,高天漠被她蹭得呼吸越来越急促,声音有些沙哑:“你怀着身子,等这胎安稳下来,咱们再做。”

阿紫不依:“怀荻姐儿时你也没少做,就按宫里燕喜嬷嬷教的那样就行了。”

公主还是小姑娘时就挺不害羞的,现在都是孩子娘了,也就更不害羞了。

高天漠心里就像猫儿抓着一样,痒得难受,可阿紫今天一直不太舒服,听丫鬟们说那会站都站不住了,这个时候,他真的不忍心。

阿紫不理他,自己已经开始行动了,一翻身就把高天漠压到了身下......

直到她终于香汗淋漓被高天漠抱到屏风后面清洗沐浴,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下。

“高大哥,你能不能告假,陪我到山庄里住几天呢,那里的空气比京城还要好些,更适合孕妇。”

高天漠秒懂,又是眼泪攻势,又是色|情诱|惑,目的只有一个,让他陪她去渡假。

他抚摸着她那山峦般起伏的娇躯,她的小腹还很平坦,年纪小,生完孩子恢复很快,身材和以前一样娇嫩纤柔,只是**变得更加丰满,他的手已经握不过来。

他还记得当年在保定府时,他第一次看到她的身子,那时她就像只小猴子,一转眼,那只小猴子已经变成动人的少妇,让他如此沉迷。

“好,我去告假......”驸马爷要请假陪伴公主,这好像是件理所当然的事。

高天漠的手已经掰开花瓣,**着她的花蕊,阿紫的俏脸红霞绯绯,虽说是她挑的头,可这人也真是没完没了,这会儿是在浴桶里呢。

可那人的疯劲上来,根本就停不下来,阿紫被他揉弄得已经说不出话来,只是低声**,守在外面的丫鬟们个个羞红了脸,哎哟喂,这还是大白天呢,驸马和公主这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啊。

晚膳时,高天漠才停下来,让丫鬟们服侍阿紫起来,而他却进了书房,直到很晚才出来,那时,阿紫已经睡得很香了。

既然答应带她去山庄,那他就要把手头的这些事全都处理好。他也觉得现在的官做得太大,反而被捆住动弹不得,想要尽他驸马的责任,都只能是忙里偷闲。

两日后,墨子寒便请下假来,他请假比别人都要容易些。当然早有御史上过折子,认为他身为驸马都尉,已不堪再担任高官,最好回家抱孩子陪公主。

崇文帝决定的事,岂是御史们上几道折子便能更改的,所以他的地位稳定。

身边只带了几个亲随,墨子寒带了阿紫和荻姐儿一起上路。阿紫兴高采烈,她们又有很久没有见到平叔和鬼叔了。

荻姐儿小的时候不方便出门,半岁时又带她回了五夷,直到几个月前才回来,接着又是过年、元宵,忙得团团转,也就没有再回山庄。

“说起来,平叔和鬼叔还没有见过荻姐儿呢。”阿紫抱怨。

墨子寒无奈,他真的很忙,哪里顾得上这些事,后来高天漠又要假死,他一回来,便知道阿紫心疼高天漠已经病倒了......

荻姐儿已经不是第一次出门了,她拿着个玉玲珑,嘻嘻哈哈一直在笑。

墨子寒和阿紫看着女儿,心里说不出的欢喜。他们谁也没有想到,意外就在眼前。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十三把后面的文略做总结,发现竟然还要再写上几万字,是不是我结文太早了啊,有一个梗要在番外里写,大家别急,就让我慢慢写吧。(未完待续。)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